广东能源自保

九岁那年村里的小学撤并到镇上了,同村的几个小伙伴都要去镇子上上学了。

那时候已经跨过千禧之年,乡村的每个人都能吃得饱穿得暖了。仓禀实而知礼节,乡村的人虽然没有文化,但每个人却又崇拜文化人,路虽漫漫,砥砺前行。

从那时起,同村的小伙伴们都要在学校寄宿了,每个周末回去一次。刚离家的时候,最不适应的不是我,而是母亲。每个周日送我回校都是噙着泪水的。我记得每次返校母亲都会炒一道我很喜欢的菜并且为了使保存时间尽量长一点就炒的很干,然后用罐头瓶装着,生怕在学校食堂的饭菜吃不饱。

那个年代没几个人买得起轿车,买摩托车的人也都寥寥无几。幸得山村彼时已经在开垦铁矿,路上跑的都是拖矿的东风牌货车。每次从学校回到家亦或是从家去到学校,都要与十五里路程作斗争。要是遇上晴朗且温暖的天气,小伙伴们都结伴走路回家,穷开心到迎着风唱着歌。然而印象中更漫长的是夏天和冬天,每每遇到阴雨连连或是烈日炎炎,交通工具就只能是东风大卡车了。遇上运气好的时候,驾驶室有空位,热心肠司机让我们坐在驾驶室内。

更多的时候是运气不好,回家的路途尽管不远但是都要站在运货的车厢上颠簸晃动,个子矮小的都无法爬上车厢,司机师傅看着通红着小脸满心期待回家的孩子们,从来都无法拒绝孩子们哀求的眼神,都会助人为乐用手举拖着把我们轻推进车厢。夏日里,头顶着烈日,汗水浸湿衣襟;冬日里小手紧抓铁板挡板冻得通红发紫,不仅要经受着冷风的肆虐,更要经受车厢上的颠簸。父母最不放心的兴许就是回家的路途,每次返程,都会在马路旁焦灼得等待,凝望的眼神里总是带着不安和忧心。也就是这短短的十五里路程,坐上货车的那一刻起,国货的标签不仅仅是贴在车上,更是印在心里。寒冬酷暑,每次回家的路上都是东风牌的货车伴我随行,于母亲而言承载的是担忧牵挂,于我而言,梦想在那时候萌芽。

初中以后,我到了县城上学。那时候“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标语依旧贴遍村里的每个角落,父母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就一心将他们送往更好的地方。     

从那以后每个月只回家一次,从村里到县城有一百公里,期间山丘纵横,路途曲折,这百来公里的路程,乡村客车要行驶三个多小时。每次返校要搭上清晨六点钟的客车,返程时就要五点钟爬起来。尤其是冬日里,外面稻草堆积攒一夜的露水都结成霜,寒风于凌晨最爱呼啸,鸡肆的鸡都还没开始鸣叫。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然而母亲要更早爬起来,准备好早餐还一遍遍检查要带的行李物品,生怕遗漏什么。乡村里的人素质还不是很高,车厢内又脏又乱,抽烟的人从来不会听劝,而我总是会晕车呕吐。母亲听说饿肚子的人容易晕车,总是会早早起床给我做一大碗面条。

三个小时的车程有一半时间是在思念,有一半时间是在思考人生。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喜欢观察车厢内的人间百态,或是静思己过,或是“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艰”,终究乡村客车内总会汇集小老百姓忧虑欢喜,终究也是处江湖之远之故,激发了自己对未来的无限想象。

那时候乡村客车清一色都是国产金龙牌的,狭小的车厢确实不会给乘客舒适的乘车体验,但是山路颠簸,公路回环曲折,而乡村客车却总是每次都能够带我们安全抵达。安全,是所有农村人最怜悯最卑微的祈求。国产客车从那时开始,标签就骄傲地贴在每一个乡村客车上,还有千千万万像我一样,被梦想激励,来回启程返程的农村人,亦或是求学亦或是外出求财,乡村客车延绵出一条道路,一条通向梦想的路。

上大学以后,运载我的从汽车变成了火车。我也从南方走到了北方,脚步从百公里终于离家到千里以外,湖南到兰州的路途是极遥远的,火车上的时间也是煎熬的。

记得第一次去兰州,唯一一趟从家乡开往兰州的车在凌晨四点钟发车,那一整晚我都没入睡,既是兴奋又是迷茫。入住在一个阴暗小旅馆里,那整个夏天都让我感觉满满的潮湿。那是父母送我去往他乡的一次离别,三个人挤在两张床上,那一整晚也没听见父亲的鼾声。

离别的时刻还是父亲帮我拿着沉重的行李,无语凝噎。人类所有情感的表白最容易显现的永远是眼神,就是有些话不必说,望着眼睛就能懂。那时候已然了解到家境颓势已是不可扭转。一向爱整洁的父亲那时候开始也不甚讲究,终日是穿着一身旧旧的灰黑色的衣服,显得无精打采。看着父亲颓败的神色,多次想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心中纵有千百般不舍,人如蜉蝣却是无可奈何。离别时刻父亲语重心长:“你要好好努力,你不要管我们,未来的路你能走多远走多远。”其实我也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深意,生命往复循环的哲学就是新细胞的不断向前进化和旧细胞的一步步衰变老化,这是人类最感性也是最理性的感悟,听过后背转身离开时仍然止不住泪如泉涌。想想朱苏力曾说过的“责任大于梦想”难免会愧疚,但真正理解尼采“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也就能精神振奋。

大学时期从湖南到甘肃,从清晨到日暮,路途遥远,但是每每想到“有多远就走多远”这句话之时,总是会给我满满的动力。那时候中国自产火车虽然行驶缓慢,但却平稳安全;虽然车内尽管嘈杂,却总能窥见孩子依偎母亲,妻子紧搂丈夫的温情画面。车厢内的人间百态更显底层人的生活不易。因而于我而言,每一次驶向终点,都像是一场赛跑,物竞天择,不进则退。

许久以来那些别人眼里不屑一顾的国货,承载了我内心深处最美好也最柔弱的记忆。那些搭载我的货车司机、客车司机的面庞也还总会在我脑海里隐约浮现。所以,那些从不回头的岁月值得被深切怀缅,念旧就是初心不灭。怀念从起点到终点的好的坏的景色,从夏至霜降到阳春白雪,怀念从春夏到秋冬的静静流淌着的时光。就是那些旧时光承载的是母亲的担忧与不安,父亲的期盼与不舍,承载着相互牵连永不舍弃的思念。

从货车客车到火车动车,从破旧颠簸的公路到延绵不绝的铁路,从山峦迭起的乡村到钢筋水泥的城市。而今望着窗外车水马龙,再回首曾经逐梦历程之时,难免感叹沧海桑田日月换新天。国产电车风驰电掣,动车高铁更是宛若流星。车不仅通向远方,且通向梦想。时代改变的是让科技美化生活,让速度消融思念。而不变的是,梦想一直在拯救灵魂。


广东粤电财产保险自保有限公司 洪术本



【上一篇】: 暮色小蛮腰
【下一篇】: 美美与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