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电自保网站

伊朗制裁以及国际保赔集团后备保险始末


国际保赔集团近日发布通函称,集团超额再保险计划(GXL 和集团巨灾再保险合同(COLLECTIVE OVERSPILL CONTRACTS)以及 HYDRA 再保险计划已经安排完毕。由于美国初级制裁措施仍然适用于美国人员和美国境内的再保险公司,集团因此决定在 2017/18 保险年度不再与这些公司续约,相关空白将由其他保险人填补。经过这种安排,因美国人员和再保险人参与导致初级制裁而给集团带来的损失不能摊回的风险将不复存在。因此,自 2017 2 20 日起,后备保险(fall-back也就没有了续保的必要。

IG Circular“International Group reinsurance 2017/18 placement -termination of “fall-back” cover”

Place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Group General Excess of Loss (GXL) reinsurance and Collective Overspill contracts and the Hydra reinsurance programme for 2017 have been completed. Due to the continuing application of US primary sanctions to the current participating US person/domiciled reinsurers, their lines on the contracts will not be renewed for 2017/18 and have been substituted with alternative capacity. As a result, the risk of a shortfall in US person/domiciled reinsurer contributions due to the current US primary sanctions has been removed, and there will be no need to renew the “fall-back” reinsurance programme beyond 20th February 2017”


【历史通函】伊朗制裁问题更新--保赔险安排

2016 1 月开始实施的 JCPOA 并未解除美国的初级制裁措施,其将继续禁止美国再保险人向国际保赔集团提供再保险安排。

国际保赔集团目前正同美国当局进行持续的接洽,希寄寻求此问题长期有效的解决方案。作为临时解决方案,协会已经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安排了一个有限的“后备再保险,并已同意(如果再保险份额用尽)在集团补充分摊机制下分担足额的制裁风险(包括证书责任和非证书责任)。

简介

参协会之前有关伊朗制裁进展情况的通报。本通函旨在进一步更新关于在集团超额再保险以及 Hydra 再保计划下,不能向再保险回风险的临时和长久解决方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1. 与美国当局的接洽/协商

自 2016 年 1 月 16 日,伊朗核问题六国与伊朗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正式实施以来,国际保赔集团一直在与美国政府有关部门(国务院和财政部的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 OFAC)讨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实施对保赔保险产生的影响。

2016 年 1 月开始实施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解除了:

1)欧盟就伊核问题实施的与涉伊贸易与保险有关的制裁(除了一些仍被禁令禁止的贸易以及与列入 SDN 名单的个人和实体进行贸易活动以外);以及

2)美国就伊核问题针对美国以外的保险人/再保险人实施的次级制裁。不过,由于美国当局并未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中承诺解除(实际上也未解除)其实施的初级制裁措施,因此美国境内的再保险人仍然不能为涉伊贸易提供保险/再保险服务。

2.保险承保解决方案

在国际保赔集团与美国当局的讨论中,集团始终坚持其最初的观点,即,美国再保险人应被许可参与国际保赔集团和 Hydra 的再保险安排,这与美国政府的政策利益相关。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集团将继续同美国当局协商此事,力求取得上述正式许可。对于船东而言,这将是确保其保赔保险的完整性和全球性的最有效的长久解决方案。由于此项许可会对美国政的基础政策产生影响,因此,该许可将不太可能为协会向其会员公司,就任何涉及伊朗的责任,提供足够的、持续有效的保险保障的短期能力提供快速修补。

根据与美国政府会谈的情况,国际保赔集团在后续的保险年度内也将重新审视美国再保人参与集团与 Hydra 再保险计划的情况。同时,国际保赔集团为了促使合法的涉伊贸易早日恢复,目前也在经纪公司的协助下研究了购买“后备”再保险的可能性,以期为保障合法的涉伊贸易提供一个临时解决办法。该方案旨在解决由于美国初级制裁导致的美国再保险人无法在集团超额再保险和 Hydra 再保险计划下安排赔款,从而造成的足额保险。该方案的安排仅局限于非美国背景的再保险人。从目前接触到的再保险人的情况来看,他们的主要担心是参与该项方案很有可能被美国认为是非法的“资助”或者对美国初级制裁的故意规避,或者引发声誉问题。

经过与美国海外资产办公室(OFAC)的广泛协商,国际保赔集团终于成功的为有兴趣参与此项计划的非美国再保险人取得了相关批准/认可。后经集团经纪公司安排,此项“后备”保险计划最终得以落实。

3.“后备保险”的承保范围-概述

“后备保险”承保的保赔险部分是按年计算的,不论保险责任源于证书责任还是担保责任都是一样。它将对本应由集团超额再保险计划(GXL)的第一和第二层级、美国定向再保险安排以及 HYDRA 再保险计划承担的责任中,由于美国初级制裁的影响美国再保人无法进行赔付的份额,进行赔付。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本保险针对单次事故有一个 7 千万欧元的承保限额,而且在保险年度内该限额只能恢复一次。按目前的汇率计算,本限额将可与集团超额再保险计划的第一层级、美国定向再保险安排以及 HYDRA 再保险计划一起共同承保总额达 5 亿美元的单船责任事故。同时,该保险也足以对单次证书(CLC,WRC 以及 TOPIA)责任提供保障。假如保险年度内未发生足以导致限额用尽的单船责任事故,则该保险将可应对一系列的小型事故,直至赔付总额达到 7 千万欧元的承保限额。在与伊朗有关的责任事故中,集团超额再保险(GXL)和 HYDRA再保险计划遇到的史上最大的潜在赔偿责任约在 2 千万欧元左右 (假设在最坏的情况下HYDRA AAD 保额已经用尽),已经达到“后备保险”的级别。集团经纪人相信,“后备保险”的承保限额以及保额恢复次数都有改善空间,他们将为此而努力。

“后备保险”的特色之一是其不仅将保障证书责任(比如蓝卡和担保)中再保险没有涵盖的部分(根据集团补充分摊协议,该责任目前由集团分摊机制承担,没有再保险安排),还将为其他非证书责任(比如碰撞、财产损害等等)提供保障,这些责任目前由会员承担。作为“后备保险”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此类责任目前已经能够由“后备保险”分摊,但赔偿责任须以协会承保范围为限,且仅限于“后备保险”的承保限额尚未用尽的情况。

不过,由于受到承保限额和单次限额恢复(GXL 计划限额是可以无限次恢复的)的影响,假如发生几次大的涉伊责任事故或者一系列小型事故累积赔偿金额达到 1.4 亿欧元(2 7 千万),“后备保险”的承保限额还是有可能用尽的。因此,此保险并不能被看作是对集团超额再保险计划和 HYDRA 再保险计划的一个理想的替代品。

假如“后备保险”的承保限额明显将要用尽或者由于其他原因不能再发挥作用,比如出现了新的制裁禁令,集团将会重新审视此保险安排。“后备保险”的承保条件中含有一个制裁条款,假如再保人受到新的制裁措施或者禁令的限制,该条款将被援引。

集团将继续寻找机会增加保险限额以及限额恢复的次数,以便最大程度的保护会员利益。不过,即使保险限额以及限额恢复的次数有所增加,也只能算是一个临时之举,因为限额毕竟存在。就此,集团将尽力与美国当局谈判,力争在 2017 年之前取得一个永久性的长期解决方案。


【历史通函 02/2016】伊朗制裁问题更新--保赔险的承保问题

简介

1. 本通函旨在向各位船东说明涉伊贸易中的保赔险承保范围,并确定保赔险中可能属于非承保的情形,以便协助船东决定是否要从事涉伊贸易

2. 伊朗近年来受到的制裁主要来自联合国,美国和欧盟,大体上包括以下内容:

(a)禁止美国人员或实体(包括美国金融机构)在伊朗开展业务或从事与伊朗相关的业务;

(b)禁止与特别指定的实体或个人进行交易;

(c)禁止买卖和/或运输一些特定的伊朗货物(主要包括原油,石油或石化产品,天然气),或为这些货物的运输提供保险服务(包括保赔险)。

3. 2015 年 7 月,伊朗核问题六国与伊朗达成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2016 年 1 月16 日,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正式执行。据此,欧盟和美国针对伊朗的大部分贸易制裁措施(上述 C 项)得以解除。但是上述(a)和(b)项下的制裁措施依然存在。另外,还需特别注意的是,针对其他一些国家(例如古巴,俄罗斯/克里米亚,朝鲜,苏丹和叙利亚)的制裁措施依然存在。

制裁问题与保赔保险之间的相互影响

4. 所有国际保赔集团成员协会的保险条款均包含一个停止保险或非承保风险的条款,根据此条款,会员违反制裁规定的活动或因此产生责任都将失去保赔保险的保障。如果因制裁原因导致协会不能向再保险追回部分损失,则会员从协会处获得补偿的权利将会受到阻碍和限制(此处所说不能追回的损失不仅指在国际保赔集团分摊机制下无法追回的损失,同时还包括不能向集团超额再保险及其他再保险安排所追回的损失)。

制裁对于集团分摊机制(POOLING)以及超额再保险(GROUP EXCESS OF LOSS, GXL)的影响。

5. 2016/17 保险年度,国际保赔集团成员协会自留额为每一事故 1000 万美元。对于 1000万美元至 8000 万美元的部分,将由国际保赔集团的 13 家协会分摊(POOL)。若 13 家协会中的任意一家由于受到制裁的限制而不能参与分摊,则该部分损失将根据该协会保险条款由相关会员承担。据经理机构了解,国际保赔集团中仅有美国保赔协会位于美国境内,因此其仍然受制于美国对于伊朗初级制裁的决定。但是,由于其持有特殊许可,故对大多数需要分摊的与伊朗个人或实体(列入 SND 名单的人员或实体除外)有关的索赔,美国保赔协会可以分摊相应份额。

6. 8000 万美元以上的赔偿责任属于超额再保险(GXL)计划的赔偿范围,如果涉及制裁问题,则将适用上述第 5 段描述的集团分摊机制内的处理办法。但是,如果该索赔是由于协会签发的证书或担保所引起,例如 CLC 证书、燃油公约或残骸清除公约蓝卡、以及 STOPIA/TOPIA协议等(即所谓的“证书责任”),那么,即使不能根据超额再保险计划处追回有关损失,13家协会也将对该不能追回的损失再次分摊。需要注意的是,此种分摊仍然需要以协会不受制裁制约为前提。如若某一家协会因制裁原因不能参加分摊,则不能分摊的部分将由该会员自行承担。

7. 如果不能从超额再保险追回的损失并非因协会证书直接引起(所谓非证书责任),例如碰撞或者 FFO 责任,则该部分损失不能由 13 家集团成员协会再分摊。对于不能再分摊的部分,将由会员依据其协会条款承担。

8. 美国再保险人如果参与集团超额再保险业务,仍然会受到美国初级制裁的影响。实际上,相当一部分集团超额再保险业务都与美国有联系,这无疑将使那些母公司或者关联公司在美国的海外公司支付保险赔款的能力也受到影响,因为根据现行初级制裁规定,如果这些公司的母公司或者关联公司不能进行保险赔付,则其海外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也不能进行赔付。这样的话,必将导致大量的损失不能从集团超额再保险计划中摊回,并引起上述 5-7 段的风险发生。这种损失不能摊回的风险不仅包括与伊朗船舶有关的责任,还包括从事伊朗贸易的任何船舶产生的责任,甚至是在任何地方航行的任何船舶产生的责任(比如一艘船舶与另一艘伊朗船舶发生了碰撞的情况)。

与 OFAC 商讨解决之道

9. 鉴于上述保险摊回风险的影响范围和金额都十分巨大,国际保赔集团与美国当局(国务院和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 OFAC)进行了直接的接洽,以期找到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以便使集团超额再保险业务的所有参与方都能信守承诺。

10. 目前,集团与 OFAC 有关一般授权与特别授权机会的协商仍在进行之中。同时,为了找到一个有关伊朗的临时解决方案,集团已经要求 OFAC 确认“后备保险(FALL- BACK INSURANCE)”(即,专门针对超额再保险不能摊回的损失提供的保险)是可以接受的(NON-OBJECTIONABLE)。如果 OFAC 不反对,则可算是一个有关损失摊回风险的短期解决方案。不过,获取这种保险并非轻而易举。由于受到此种保险的市场承保能力和承保限额的制约,这种保险现阶段还仅仅局限于证书保险责任。从目前情况来看,无论是临时的还是长久的解决方案,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结果。集团将继续努力与美国国务院和 OFAC 的协商并随时向会员通报有关进展情况。


*本文援引新浪新闻以及国际保赔集团通函*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2016年1~8月船舶工业经济运行情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