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电自保网站

一场山火竟击倒美国能源巨头?未设自保公司是个重大缺陷

2018年11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经历了一场山火灾难(以下简称“加州山火事件”),这场山火肆虐了整整18天,是加州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破坏力最大的山火。
根据目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这场灾难预估财产损失达165亿美元,其中保险保障的损失约123亿美元。

这场山火也让很多牵涉其中的公司和机构“火烧眉毛”。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美国最大电力能源公司——太平洋煤气电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Company,以下简称PG&E)因此次加州山火事件申请破产。

初听此消息令人震惊:一家实力如此雄厚的百年能源企业因为一场山火沦落至申请破产的境地,究其原因固然有基础设施老化、防灾救灾资源不平衡等多方面因素,但其风险管理方面存在不足无疑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山火起因:PG&E难逃干系

2018年11月8日,美国加州北部比尤特县天堂镇燃起山火,山区茂密的植被以及加州持续的大风天气使得火势迅猛蔓延,数万人被迫疏散,天堂镇在一日之内毁于山火。

这场山火的救援工作开展艰难。灾后统计大火共造成86人死亡,近2万栋住宅及商业建筑被毁,过火土地面积(即被火烧过的面积)达620平方公里。

虽然这次山火的原因还在调查过程中,美国政府尚未公布官方结论。但根据媒体报道,有证据显示在山火发生前,PG&E的一条输变电线路发生故障,可能是发生故障的电线引燃了与之接触的树木导致了这场重大事故的发生。PG&E今年年初也表示,该公司的设备可能是去年加州山火的起火点。

据评级机构穆迪分析,如果最终证实PG&E线路故障是导致此次山火的主要原因,公司将面临高达150亿美元的损失赔偿;加上2017年另一起正在调查中的可能与PG&E有关的山火事故,该公司或将面临总额超过300亿美元的巨额赔偿。但是,PG&E购买的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仅有14亿美元,即使加上其拥有的15亿美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仍远远低于300亿美元赔偿金额。

山火烧掉的公司市值

据了解,PG&E成立于1905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旧金山市,经营电力和天然气的输送、供应及销售业务,为加州超过1600万居民提供天然气和电力服务,拥有2.3万名员工,是美国最大的电力能源公司,2018年11月8日加州山火事件发生前市值达到257亿美元。

加州山火发生后,PG&E被多个山火受害者及为受害者提供保险的保险公司起诉,指控其未能妥善维护基础设施和设备导致这场火灾。

目前,无法承担的巨额赔偿责任给PG&E股价和融资带来了巨大影响,在山火发生的一周内,PG&E公司股价暴跌64%,市值大幅缩水;今年年初标准普尔更是直接将PG&E债券连降5级至“垃圾级”,穆迪也将PG&E公司评级下调至Caa3(投机级别的劣质债券),这导致PG&E无法通过发债融资来偿还赔款。2019年1月29日,PG&E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风险资金“蓄水池”是应对冲击关键

在山火事故发生后,PG&E内部未能储备足够的风险资金,进一步导致公司股价、债券暴跌以及公司信用被大幅调低,掐断了从外部进行融资的可能性。而同样是因巨灾事故面临巨额赔偿,英国石油公司(以下简称“BP”)在2010年度过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并为之累计支付了545.82亿美元的巨额赔偿,赔偿金额远远高于PG&E的300亿美元。

从公司性质看,PG&E作为加州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公用事业公司,在政府的监管保护下,几乎每年都会上涨电和煤气价格以保证自身营收和利润,其盈利能力甚至超越了许多新兴科技公司。因此,保险保障不充足以及缺乏足够的风险资金储备才应是导致PG&E申请破产的重要原因。根据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意见,针对PG&E的情况,应该安排至少100亿美元的保险保障才可保证从容应对巨灾事故。

遗憾的是,由于PG&E近年来被指控与多项重大山火事故相关,保险公司对其保单保险责任进行了限制并显著提高了保险费率。据了解,2018年PG&E为其资产和责任购买了保险保障,其中第三方责任险的责任限额达到14亿美元,高达3.5亿美元的保险费支出已占其年利润的20%,使其无力再购买更多的保险保障。

事实上,这类情况本可以通过自保公司这一工具进行规避,通过在自保公司投保,可以最大程度降低对外保费成本,将未发生重大事故的正常年度保费支出留存在公司内部。

令人遗憾的是,在美国这个全球自保公司发展最为普遍和完善的国家中,PG&E并未设立自保公司,从而未能形成企业风险资金“蓄水池”,这使得其无法应对巨灾事故给企业带来的冲击,不得不说是其风险管理策略的一个重大缺陷。

对比BP,由于该集团长期严格执行充分利用其自保公司进行全球风险自留的保险策略,使得其自保公司通过逐年利润积累了巨额的风险资金。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发生时,BP自保公司在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运用积累的资金给予母公司支持,发挥了关键的财务应急支撑作用。

注满我国企业风险资金“蓄水池”仍需时日

从加州山火事件可以看出,自保公司作为全球通用的企业风险管理工具,正是企业积累风险资金的最佳“蓄水池”的有效手段,尤其对于保费支出规模巨大的国际能源公司更为关键。

例如,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制定了全球统一的保险策略,通过其自保公司实施全球保险集中管理,自保公司利润逐年积累。BP公司在经历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后,仍坚持通过自保公司积累风险资金的风险管控策略。

近年来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企业全球化的规模运作所产生的资源能源消耗,使得全社会的环境保护意识以及企业社会责任标准不断提升,国家政策约束和相关法规趋于严格,企业尤其是能源企业面临的安全环保责任持续增大。这要求我国大型能源企业必须做好自身的风险管理,必须加强切实可行的风险管控,为抵御可能发生的巨灾事故冲击积累足够的风险资金,才能避免重蹈PG&E的覆辙。

目前,我国大型企业陆续成立了自保公司,截至今年年初,我国自保企业数量上升至8家,致力于成为母公司的风险资金 “蓄水池”。例如中石油专属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石油集团自保公司,目前已经逐步积累风险资金储备,在尝试为集团母公司发挥风险资金“蓄水池”作用方面已有良好开端。该团队相关负责人认为,目前国内自保公司仍需要对标国外自保公司服务母公司整体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加快风险资金积累,快速提升助力母公司抵御极低频但极高损失的巨灾风险的能力;而母公司可通过自保公司加速风险资金积累速度,更好地提高应对巨灾损失的能力。



文章系本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 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云顶国际官方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

【上一篇】:
【下一篇】: 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断提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