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能源自保

供电中断导致设备设施损坏案例

一、案件背景

1、投保情况

A公司向B保险公司投保了财产一切险,保险标的包括房屋建筑物(含装修)、装置、家具及办公设施或用品机器设备以及仓储物,保险金额为2.6亿元。保险期限为一年。保单另外扩展了《公用设施故障条款》(注1)等条款。

注1:公用设施故障条款:根据本保险条件,兹声明和同意,由于任何承保风险使得供应给营业场所电/水/气的公用设施如用公用电厂、发电站、变电站、电压器和其他设备(包括传输线路)发生损失,导致供应到营业场所的电/水/气供应发生故障或中断造成保险财产的损失和破坏(无论这些供应设施是否座落于该保险场所),本保险予以赔偿,对本条款来说,公共设施当局为防止或减少供应系统即将面临的意外中断或故障而有意行使权力停止或限制供应也属于本保险承保的范围内,本附加条款与主条款内容相悖之处,以本附加条款为准;未尽之处,以主条款为准。

2、出险理赔情况

保险期限内当年4月, A公司工厂发生供电故障,导致部分三相电设备和正在运行的直拉炉烧毁。经调查,停电原因是供电局公共供电设施及线路因大风异常天气导致损坏,使A公司的供电发生故障。

同年6月,A公司工厂再次发生供电故障,进入A公司工厂的两条供电专线突然停电,造成直拉炉和配件、产品的损坏。停电原因是供电局XX供电专线发生电缆击穿,使供电停止。

A公司就两次事故损失向B保险公司提出索赔2100万元。B保险公司根据公估调查报告以及保单条款约定,认为两次事故均不属于保险责任。A公司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保险双方争议焦点

保险公司认为,对于4月的停电事故,停电原因为大风异常天气导致的电流互感器引下线A相脱落,但当时的风力未达到保险条款约定的8级及以上的自然灾害定义(注2),因此不属于承保原因造成的停电。而6月的停电事故,停电原因是线路发生电缆击穿,A公司未能举证该原因是属于“自然原因或意外事故”。

A公司则认为,经营场所之外的供电发生故障,是被保险人无法预料和控制,而且大风异常天气也是供电局无法预料和控制的事情,因此两次事故应都属于意外事故造成的损失。

注2:自然灾害:指雷击、暴雨、洪水、暴风、龙卷风、冰雹、台风、飓风、沙尘暴、暴雪、冰凌、突发性滑坡、崩塌、泥石流、地面突然下陷下沉及其他人力不可抗拒的破坏力强大的自然现象。暴风:指风力达8级、风速在17.2米/秒以上的自然风。

三、法院审理观点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本案资料及调查情况,两次事故均是由于A公司生产场所供电的传输线路及传输线路上的设备损坏,导致供应到A公司生产场所的电力供应发生故障或者中断,造成A公司生产场所的生产机器设备等财产损失。

根据财产一切险条款的释义,意外事故是指不可预料的以及被保险人无法控制并造成物质损失的突发性事件。尽管主条款中免责条款有“任何原因导致公共供电、供水、供气及其他能源供应中断造成的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的约定,因与附加条款中《公用设施故障条款》内容相悖,该免责条款不再适用,应以附加条款为准。

本案的两次事故,从损坏的位置看,损坏的传输线路或者设备均位于A公司生产经营场所之外,A公司对其不具有管理维护的义务;从损坏的原因看,是由“大风异常天气”或者“电缆意外绝缘击穿”造成的,非A公司所能控制,因此,两次事故造成供电传输线路或者设备损坏的原因对A公司来讲均是不可预料且无法控制的,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意外事故。

因此,法院判定B保险公司应对两次事故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四、案后语

一般情况下,保险方案中会通过特别约定和扩展条款的方式对保单基本保险条款进行补充完善,以此来扩大、限制或者明确原基本条款中所约定的双方权利和义务。如之间的内容相悖,从效力优先角度上讲,遵循以下原则:特别约定>扩展条款>基本条款。同时,在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条款内容出现模糊不清或争议时,一般按照有利于被保险人的原则解释。

 

【上一篇】: 因公出差期间患传染病是否能认定工伤?
【下一篇】: 人为过失导致财产损失案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